注册 登录
齐鲁足坛-齐鲁球迷的根据地 返回首页

小米儿的个人空间 http://qiluzutan.com/?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山东大串联

已有 3108 次阅读2012-10-18 11:39 |个人分类:坛子里的人和事儿| 山东

初三  初入济南(上)

    和上回乘飞机前一样,半夜里做了许多稀奇古怪的误了飞机的梦后,早早醒了,兴奋地走来走去,不能再入眠。

    时间一到,我拎着一装满厚重衣服的大背包,老虎拎着一小包,踌躇满志地上了飞机。飞机很空,连我们在内仅有四人。嘿嘿,没想到春运期间也有这么好的运气。兆头不错,看来这趟山东之行也会吉星高照啊!

    飞机上暖气开得很足,我跟老虎都抱怨太热,一想到在山东要受到严寒考验,心里惴惴不安。我摸摸我那大包,瞟瞟老虎的小包,踏实了少许。

    下了飞机,机场几乎不见人,门口有两个小伙子,稍矮的羞答答地攥着一张皱巴巴的纸,看不清写的啥,老虎凭直觉肯定是总舵派的接头的人。走近一看,果然是接我们的。略显拘谨地握了手,互相自我介绍了,两人满口济南话,嘟囔着也没听清楚是谁。管他的,反正是自己人,上车再说。

    没感受到寒冷,就又上车了,车上暖气也足足的,热得我跟老虎直冒汗,这时才仔细端详来接头的银了。果然是相貌堂堂,不同凡响,就是两人老说济南话,得费神儿听。终于弄明白了一个是独自,一个是泉一笑。独自跟照片不大一样啊!那时没眼镜啊!这个疑问一提出来,独自坦白了以前发的照片是中学时照的。一笑很腼腆,偶尔展露他的倾城之一笑。

    我跟老虎在车上感受着人间四月天,眼睛贪婪地望着外面皑皑的白雪,不住赞叹:美啊!呵呵,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下榻良友,放下行李,一笑说已经订了地方了,等月亮一来就开始腐败吧!不一会儿,有人敲门,一开门,哟,一座肉山移了进来。月亮果然名不虚传!我连忙让路,月亮挤进一个椅子,坐下。大家寒暄了一会,迫不及待地开赴腐败地点。一路上月亮老是碰着电线杆子啊树啊花台什么的抱怨济南路太窄了。

    在餐厅落座,在济南当然哈济南的酒,趵突泉吧。上了几个菜,就开始轮着敬酒了,大家都是一饮而尽,唯独自摸出一小药瓶,声明他的胃已经死啦死啦的,不能哈了。又称看在他是内定的第三代领导人的面子上,放他一马,等可爱晚上来了他陪可爱喝。这不明摆着晾咱们吗?!老虎可不依。独自这下坏了,大家的矛头都对准了他,弹无虚发,颗颗杀伤力极大,最后,骂没少挨,酒也没少哈。弄得是独自照镜子里外不是银。

    酒过三旬,雷东多也带着小兄弟懒得起名字来了。一来先跟我们简单拥抱了一下,算是亲热。东多很帅气,笑起来眯着眼儿,也很爽快,尽管已经吃过了,还是哈了不少。懒得也跟大家哈了。

    月亮因为太爱哈酒了,每人跟老虎哈他都赞助,并且赞助的先干了,弄得老虎只好也干了。月亮的酒量博得了老虎的好感,所以老虎也闹着要跟月亮简单拥抱一下,月亮太高,老虎一个虎扑,月亮猝不及防,轰然倒下,底盘重重摔在地上,疑为地震前兆。餐厅里其他人惊惶失措,两股站站,几欲先走。

    哈了一件趵突泉,上的菜几乎都剩了一半儿,但大家被撑得都不行了。老虎和月亮都是神志恍惚,原定的去大明湖的计划于是泡汤。大家回酒店休息休息,以准备晚上的腐败。

初三  初入济南(下)

    老虎回了酒店,一个嘴啃床,倒下就睡着了。月亮也想另开个房间睡觉,没房了,听说可爱也在这儿订了房,只好等可爱的到来。独自一笑和我聊啊聊的,月亮在椅子上一个劲往地上出溜,可爱老没来。月亮支持不住,也睡了,鼾声马上大作。

    好容易就不可爱姗姗来到,可爱很精神的样子,脱了西服,一件白衬衫套黑西背,煞有介事地打着领带。坐床边就开聊,不想坐老虎腿上,老虎一个扫堂腿,可爱立马给踢下床来了!于是挪到椅子上,大家又是好一通侃。

    声音大了点儿,老虎迷迷登登醒了,猛一看一陌生人在这里,穿着打扮近似大堂副理之类的,好一阵感动,觉得这个酒店真是太负责了,看到客人不对劲还派个经理来关心关心。正是热泪盈眶的时候,听到大家叫她看可爱,脑子一激灵,反应了过来。嘿嘿,没向可爱当场表达对酒店的感激之情。

    月亮照样呼噜高低不平地睡着,大家伙儿说着话,有人插话,没留意,继续说,又有人插话,低头一看,天啦,月亮一边鼾声如雷一边在跟咱们说话!绝技啊!月亮的分心二用之术练成啦!

    弄醒了月亮,大家懒得再动,把晚上的腐败地点就定在了酒店。

    又是点了许多菜,然后又开始推杯换盏。可爱酒量不凡,吓得要陪可爱哈酒的独自出了一身冷汗。月亮与老虎旧创在身,不敢多哈,可爱跟我都是疲劳之师,也是不敢多哈。眼看就这样要结束了,突然峰回路转,青山出现!

    青山一肚子的气,呵呵,在寒风中给老虎打手机,电池从三格打到一格,楞没人接!(后来知道是扔酒店里了)。最后终于从大兵那儿辗转打听到了与会其他兔子的电话,才找到了组织。青山还带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跟班儿,先以为是德州分舵壮大了,大家止不住好一阵欣慰。后来得知是青山LP听说青山要去见女网友而特派的监管人员。呵呵!

    青山来了后,气氛重新热烈,又开始轮着敬,青山跟独自泯了恩仇,大家也开心地哈了不少。可惜的是还剩了许多菜,浪费啊浪费!结帐的时候又要打起来一样。(中午老虎和一笑月亮就是抢着付帐闹得把钱扔来扔去的象扔纸一样,好象一笑赢了?)最后由俺定夺了可爱付账。可爱好歹也算个小财主嘛!呵呵,这个小财主后来付了许多次,先按下不表。

    意犹未尽,大家又嚷着去泡巴。可爱带大家去了一个黑乎乎的大酒巴,月亮稳坐,老虎啊独自啊可爱啊小跟班啊我们都乱蹦达了好久,青山虽然不蹦达,但一见谁回座位,就推着谁非得让再去跳。估计他也高了!东多后来也来了,大家拿着酒瓶,砰砰嘭嘭叮叮当当碰得响,都有点晕乎乎了。闹腾着又回了酒店。并在酒店昏黄的灯光下,可爱的大床上合了许多影,呵呵,够写一摞黑砖材料了。

    不晚了,俺跟老虎回房休息。

    可爱的房里睡了四个人。发生了些什么事儿,大家就不得而知了。月亮本想回来跟肚子单挑的居然弄了个大被同眠,不过让肚子在床上为“假如月亮翻身”这个问题担心一晚上也算报了一箭之仇。听说可爱枕着东多睡死过去了,半夜里可爱…………………

    如有人想详细了解省略号内容,请往如下帐号汇入人民币250元,并附上您的通讯方式。款到即告知您具体情况。
户名:小米儿
帐号:1234567-7654321
开户行:中国足球银行齐鲁足坛分行

 

初四  曲阜怀古

 

   曲阜-----孔子的故乡,孔庙、孔府、孔林,无一不透着中国几千年的儒家文化,散发出脉脉书香,我和老虎慕名已久心向往之。在贼哥的盛情邀请下,我们特地从行程里抽出一天,准备瞻仰瞻仰古迹,嘿嘿,其实以看贼哥为主,孔庙孔府倒是其次。

    在曲阜的标志雕塑下见到了贼哥的爱驹,我和老虎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摆脱闷死人的依维柯了!依依惜别了东多,同青山、小韩(即青山之小跟班)下了车。

    我和老虎风尘仆仆,披头散发,肿眉泡眼,热情地跟贼哥和呼呼招呼,贼哥的眼镜后面怀疑、吃惊、失望、后悔的眼神交织(哈哈!玩笑)。呼呼很可爱,小虎牙,跟在坛子里咋咋呼呼的形象不大象,挺文静的,大笑起来的时候才有几分坛子里的风采。

    贼哥简单述说了行程安排,大家一阵乱点头,请贼哥前面开路。

    当然先去孔庙,贼哥口若悬河,一路充作导游,五殿一阁,两庑两堂,十七座碑亭,54座门坊共466间,从门上的钉子讲到庙前的柱子,看得我们是眼花缭乱,听得是云里雾里。印象最深的是那龙柱,雕得是活灵活现,柱子光滑冰冷,摩挲得呈现出青黑色,很是古色古香。另一个难解之谜是庙前的石莲花,敲起来居然发出金属的锵铿声。

    走马观花,大致看看孔庙后,踏进了孔府。我K,好大!真是官宦人家,占地240多亩!有厅、堂、楼、轩463间,前为官衙,后为住宅,世称“天下第一家”!从最前的房间到最后的房间,沿着那曲里拐弯的走廊,下雨时也滴水不沾。NND,我要一家人住在这里,多爽!每天捉迷藏玩儿。有一条巷子转角处极窄,只容一人通过,据说是防贼的,想不明白怎么防得了!贼从容逃逸,家丁们堵在这儿挤着怎么去捉?

    后花园也极大,私订终身的事看来难以阻止。有一棵奇特的树“五柏抱槐”,五棵柏树象从一个主干里长出来似的连在一块儿,中间却冷不丁冒出一棵槐树,估计是鸟衔种子落在这柏树上,活生生长出来,硬生生撑得这树四分五裂,看得极为过瘾。花园里有一幅据说是立体透视的壁画,画着一条道路,你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你都正对着这条路,呵呵,智慧结晶啊!

    孔府的前上房,有正厅7间,是孔府主人接待至亲和朋友的地方。我们也有幸在此享用了贼哥安排的极为丰盛的午宴。听说接待国宾级的有108道菜,从中午一点得吃到晚上八点,上每一道菜还得唱什么,搞得极为隆重,弄得吃饭也是累赘了。

    孔府的菜很精致,看着也是享受。贼哥不饮酒,大家也就只意思了一下。喝了一瓶孔府宴了事。席间大家对坛子的发展提出了许多意见,谈起坛子的逸事是前仰后合,贼哥很是缅怀以前吟诗对联的日子,呵呵,风雅得很!

    宴罢去了孔林。孔林是孔子及后代家庭埋葬的专用墓地,总面积3000余亩,周围7.5公里,是世界上延时最久、面积最大的家庭墓地。

    虽然古墓森森,石碑重重,枯藤老树,遍地落叶,可是心里没有丝毫萧瑟之意。靠近路边刻有东塘先生之墓的石碑,就是清代大文学家、名剧<<桃花扇>>的作者孔尚任(贴子码的很好------贼哥语)的墓。

    贼哥仗着平时打家劫舍的好身手,施展草上飞的绝世轻功,一人在前两腿翻飞走得贼快,撵得我们是气喘吁吁,手揉双脚,雪雪呼痛。

    出了孔林该是告别的时候了,贼哥非得把我们送到济南,在我们一再劝说下,贼哥送我们到了泰安,唉,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贼哥送我情啊!5555555,常使小米泪满襟!

本篇特别呜谢:青山的《米、虎旅游白皮书(2)》。呵呵,从中偷了不少东西。

 

初五   青岛漫步(上)

    青岛渔村虽然兔子众多,偷窥者都数量惊人,但没听说有酒量惊人的,而且风景优美,是个休养生息的好地方。于是我们决定轻装上阵,在此疗养两天,然后再杀入威海,痛击老蛇。考虑到老蛇好色(他自吹的)的名声,月亮自告奋勇陪同前往。

    在齐鲁号列车上打打扑克,很快就到了青岛。快出站时,我们四处寻觅接头的人,见有一结实男子奋力挥动胳膊,笑嘻嘻地招呼我们,虽然肤色象是渔村的,但跟传说中的铁哥不符,我们犹豫着,没敢同挥胳膊打暗号。出来见一更壮实男子灿烂的笑着,露着一口白生生的牙,举着一张白生生的纸,上书“欢迎雷老虎、小米儿”,我们知道:找着亲人了!刚才挥手的也过来了,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原来竟是大名鼎鼎的渔村老大——鱼哥!鱼哥老是抿嘴笑,听说是因为牙被铁哥的铁牙顶没了一颗,呵呵!有着迷人的笑容的是烟袋。块头真不小,稍逊月亮!

    没有见到铁哥,而且得知点滴卫星等都不在,虽是失望,但鱼哥烟袋的热情很快便冲淡了这个遗憾。

    头一次这么真切地逼近大海,看着宽阔的海面,嗅着微咸的空气,心花怒放。五人坐在公车上,一路沿着海,鱼哥烟袋指点着介绍,哈哈,栈桥原来在这里!加拿大的栈桥结果也是地名帮的,打倒!高高低低的带欧式风格的房,红红的屋顶,看起来象童话里的世界。我和老虎掩饰不住喜爱之情,叽叽喳喳评论着青岛的美景,旁人莫不侧目,但听到我们一个劲夸青岛,便都面露亲切和善的微笑了。

    在酒店歇息了一会儿,跟着鱼哥和烟袋漫步来到了今日世界——青岛最有名的海鲜酒楼之一。鱼哥他们肯定也只是偶尔腐败,路都领错了。呵呵!青岛的海鲜美名远扬,想起来都馋涎欲滴。站在那些大大的鱼缸(我不知道该怎么叫这个东西,虽然不全是装的鱼,可总不能叫水缸吧?司马光砸的缸不是这种啊!水箱也不对)前,各种海鲜琳琅满目,我和老虎目不暇接,不知道该吃些啥了。算了,交给鱼哥烟袋,他们可是轻车熟路,我们就不操心了。

    五人松松散散地坐了一席,鱼哥和烟袋勉为其难喝点啤的,我仨分了一瓶琅琊台,嘿嘿,70度的原酒哦,很香!首先思念了未能赶到腐败现场的铁哥卫星点滴鱼尾巴SOLO等,遥祝了他们一杯。言毕我们即甩开袖子大啖起来,吃了个不亦乐乎!边吃边聊坛子的过去现在和将来,这一顿足足吃到下午三四点才在欢声笑语中结束。撑得我仨是滚瓜溜圆,步履维艰。

    晚饭吃不下了,蹒跚着逛了书城,上了会儿网,回了酒店。听了留言,得知泉水哥居然也在青岛,呵呵,意外之喜。可爱也赶到青岛了。大家又聚会在酒店,聊不完的总是坛子里的新鲜事儿…………

初六   漫步青岛(下)

    跟昨天一样,月亮大清早便来到女生寝室,催我们起床了。据月亮说他昨天晚上只睡了三个小时,真是佩服。年轻真好!老虎夜猫子的习性还没大适应早起,睡眼惺忪。

    一个艳阳天!在成都这么早是难得见到太阳的,更别说这么灿烂的阳光了!月亮兴致勃勃地拖我们去参观海军博物馆。虽然两个小女人跑这种地方不太合适,不过想想去受一下爱国主义教育,看看祖国的海防是如何坚不可摧,大概也无妨。就随月亮去吧!

    月亮在博物馆里是如鱼得水,指点江山的模样,在我和老虎眼里,那些水雷啊导弹啊只是一支支黑白的和彩色的铅笔头,或是蜡笔头,倒也怪有趣的。可是飞机啊大炮啊战舰啊什么的都又破又旧,象一堆废铜烂铁,弄得老虎直嘀咕,难道就靠这些玩意儿保卫着祖国的海岸线?再怎么跟老虎解释博物馆里的东西是已经淘汰的,现在咱们的海防靠的是最新式的武器她也不听,一脸惶惶然的样子。哈哈!

    去栈桥的路上,才知道鱼哥的贤妻小鱼山原来也是个地名!再一次打倒地名帮!!栈桥的形状象一段城墙,挺立在海上,宽宽的,尽头是一楼台。看来栈桥是供人们观海的一个景点吧?上面人来人往,煞是热闹。大红灯笼高高挂,很能体现过年的气氛。从栈桥上的阶梯拾级而下,踏上沙滩,走近了海。

    海面上有许多白色的海鸥,随波荡漾,一片安祥平和的景象。想照一张群鸥乱飞的动人景象,让月亮拿石头惊动它们一下,月亮中看不中用,居然只扔出几米远,海鸥们纹丝不动,还是娇弱的老虎出手不凡,海鸥飞起来一大片,好美啊!

    玩累了,回去休息,静静等候晚上的腐败。今天济济一堂哦,咱们仨,鱼哥,烟袋,加上SOLO,泉水,可爱,鱼尾巴,怎么也能凑上一桌了。哈哈,好多人要浮出水面揭开神秘面纱了,想想就兴奋。

    烟袋带着他的宝贝女儿先到,好可爱的小丫头啊,粉妆玉琢的,肯定象她妈妈!嘻嘻。可爱来了后,检讨了自己办事不力,说没有订到最豪华的假日酒楼,另行安排了在珍馐阁腐败。接着是一个大家没料到的人——小渔夫。网名够长!叫渔夫困在网中央。呵呵,不是渔哥的晚辈,这么说吧:如果照老鼠会的排列来讲,渔哥是SOLO的上线,SOLO是小渔夫的上线。听可爱讲述看见小渔夫在下面可怜巴巴紧张兮兮地给人打电话:“你来么?你不来我怎么办?”一听就象是咱们组织的,果然不出所料。

    泉水哥隆重登场!亢亢亢!我武威扬!出来大家别失望!泉水哥高高瘦瘦,没几两肉,一双狡黠的眼睛,看起来挺机灵,浅色风衣,气质不凡,起码也是一高级特务模样。哈哈!新加坡的老大领导着手下两小姑娘,总比青山光杆司令强。

    SOLO姐也来了。天啊!还让不让我们活啊!看起来比我和老虎年龄还小!身材动人,皮肤滑润,我恨不得随手操起个话筒就狠狠……采访她一下,问问她怎么驻颜有术的!SOLO姐一点不象个上海阿拉,笑起来估计也跟山东人差不多了,豪爽得很!据称现在正在用功恶补足球知识,象她这么柔弱的女孩子也上足球网站?——听说被同事嘲笑了个够。

    鱼哥由于跟小鱼山姐姐接班的缘故,晚来了些。鱼尾巴暂时来不了。走吧!少了一人吧?泉水哥琢磨着:少了好几个人吧?呵呵,原来月亮没到!叫上月亮,兵发珍馐阁!

    因为就不可爱说错了街名,大家没头苍蝇一样地乱窜了好久,才找着了腐败地点,一行人雄赳赳气昂昂,一个小姑娘不留神出来撞了月亮,月亮继续昂首阔步,小姑娘趴门边喘了半天气儿。泉水哥怜香惜玉地劝说她怎么也不找个好点的对象比如他那种身子骨的撞?

    高高低低胖胖瘦瘦地坐了一桌,大家考虑到青岛帮的酒力不济,都没怎么劝酒,能者多劳,能喝的捧个酒场,不能喝的捧个人场,呵呵!大家亲切地叫着互相的名字,好象久违的亲人,鱼夫啦泉水啦烟袋啦老虎啦SOLO啦,听得服务小姐是云山雾罩。有个小姑娘脑筋转得快,问我们:“你们是网友见面吧?都第一次吧?”“是是,是网友,有的是第一次,有的不是第一次啦!”大家七嘴八舌回着。小姑娘又问:“你们说的那个浪子是不是我在OICQ上认识的那个浪子哦?”好哇,浪子还在OICQ上勾搭小姑娘?!哈哈,有情况,有黑砖材料了!小姑娘一脸的兴奋,我们也想探寻究竟啊:“你说的那人是啥样的?”唉……真以为浪子美名远扬呢!结果大失所望,不是俺们坛子的浪子!

    这时,大连分坛主乖虎也身在济南,心系青岛,腐败之余不忘致电问候。(听说在独自陪同下哈了五瓶啤酒就不行咧!雷声大雨点小!)拿着电话,大家跟乖虎互相问候:“过年好,过年好!”一声声过年好,一股浓浓的友情弥漫……

    鱼尾巴来了又掀起了一个小高潮。看他长得斯斯文文,却听说这是青岛最能哈的!尾巴是坛子的老前辈啊,老功臣啊,元老级人物啊!有这三“老”在,加上迟到,加上跟我们初次见面,还不得喝上三杯!尾巴手起杯落,一滴不剩!顷刻间三杯下肚!好啊!尾巴落座后,大家又聊起了牡丹的回忆录,鱼尾巴也讲了讲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嘿嘿,后来聊得开心了,一报年龄,这个“老”家伙竟然比我小多啦!

    热热闹闹地吃完了这顿饭,SOLO姐和烟袋跟大家告别了。其他人意犹未尽,决定带鱼哥去酒巴体验生活,免得以后码贴子时写出酒巴窗明几净餐桌怎么怎么的跟描写渔村大食堂一样。进了一个咖啡馆,除泉水和鱼哥要咖啡外,其他人全要了一扎啤酒,可爱和月亮还另行叫了伏特加。哈着哈着,大家闹着说这样不行,都得哈!玩掷骰子,掷7就往杯子里加酒,掷8的哈一半,掷9的哈完。月亮和泉水结成一帮,小渔夫赞助鱼哥(后来白热化时换成可爱),小渔夫看出来也是一个好苗子,抢着喝酒!鱼哥几次在大家加得满得溢出的酒前,连掷了两三个8再带一个9,可爱几乎晕死过去!鱼老大虽然深得爱戴,怎奈手气实在太好,大半的酒全让可爱喝了去!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大家摇摇晃晃出来了。闹着又要去上网!在书城的大网吧里,坛子里七人同时上网,哈哈,也算创了坛子的一个纪录吧!


后记:本来说后面的由老虎来写了。老虎的文笔简洁明快。唉,老虎不幸偶染小恙,虚弱致不能提笔也!我只好硬着头皮又写!总是改不了拉拉杂杂的毛病,乱七八糟一大堆。大家多担代!

 

初七 喋血威海(上)

 

本来对于老车的酒量我们是望而生畏的,这条狡猾的蛇可是天天在酒精里泡的呀!但昨天的酒桌上大家对我们寄予厚望,纷纷就威海之行出谋划策,加上有渔哥贡献的四支小炸弹(70度琅琊台)防身,嘿嘿,痛打爆胎车我们已是胸有成竹。听说海盗明天下午到威海,东莱偕苹果晚上才到,我们终于不用起早贪黑的疲于奔命了,美美睡了一觉,临近中午才起程赶赴威海。

老蛇的首级在坛子里示众了月余,他那侃侃而谈的形象已经是深入人心。我们在车站等候的时候,他从后面偷袭了月亮:嗨!一扭头就看到了他那乱草似的长发,瘦瘦的脸,勾勾的鼻,邪邪的笑,跟照片出入不大。从老车口中知道海盗一大早就把他揪出被窝,东莱苹果也提前到了。几个人中午局部腐败过了,海盗已被放挺在床上!

我们跟海盗、东莱他们都在一个酒店,放下行李,马上去拜会了他们。海盗强撑着爬起来,我的天!天下有这么慈眉善目一团和气的海盗么?嗯,新式海盗不比以前在浪尖上讨生活的旧式海盗了,现在的海盗一看就是智能犯罪型的笑面虎哩!小心小心!

终于见着了东莱和苹果。东莱笑咪咪的样儿,话不多,大智若愚的样子,身材明明很标准,一个大男人,怎么以前却跟菲菲一样闹着说自己胖!苹果似坛子里一样温柔多情,红扑扑的笑脸甜的叫人想咬一口!


老车提议去看看威海市容,我和老虎海盗立刻响应。坐在老车的老车上,从市区来到了海边。威海是国家卫生城市,绿化很不错,可是因为街上积雪成冰,踩得黑乎乎的,看起来也不怎么美观。海面一览无余,看起来比青岛宽广,海浪轻轻地拍着沙滩,沙滩的沙粒很细,脚下软软的,夕阳西下,黄昏的海宁静而美丽。我们又蜿蜒上山,山上古老的幽静的民居,白雪覆盖着树枝和突兀的石头,山下闪着金色波光的大海,天边柔和的蛋黄似的夕阳,远处的刘公岛隐隐约约,此情此景,美不胜收。

回酒店休息了半刻,掐蛇儿如约前来。掐蛇儿看起来老老实实的样子,偶尔露出顽皮的笑容。掐蛇儿的名字是俺叫出来的,当然这个名字老蛇打死不承认,依然叫人家“茶色”。又不是玻璃,难听死了!


老蛇在酒店摆开鸿门宴,大马金刀,无形的杀气扑面而来,我们也是来者不善,气势汹汹,初生耗子不怕蛇!老蛇坐了主陪,掐蛇儿副陪,东莱海盗委屈一下,当了三陪。哈哈!我们坐主陪旁边,看着桌上面前由大到小三个杯子,不由也有点心里发毛,唉,生死未卜,听天由命吧!

月亮掏出了青岛分坛的小炸弹,大家满上。今天正儿八经喝酒啦!俺们要大开杀戒了!

今天算是见识了什么是山东喝酒的规矩了!老蛇讲了许多优美动听的劝酒辞后正式宣战!主陪一杯,客一杯,三杯下来,小炸弹见了底,叫了两个好象叫烟台“姑娘”(古酿)的又满上,掐蛇儿然后又一杯,客一杯,一杯一杯又一杯,喝得脸上红霞飞。三陪轮着又上,海盗被逼又强灌不少,下面又该客说话敬酒了,老虎看这么多规矩,不解地问:“什么时候有个完?我们要开始反攻啦!”一闻此言,老蛇面如死灰,心中暗暗叫一声:苦也!

两个“姑娘”不够,又要了两个“姑娘”,反攻尚未开始,老虎已是糊里糊涂成了醉猫,可怜出师未捷身先倒,被我们搀回酒店困觉了事。海盗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不省人事,几个人七手八脚扒了他的。。。。。。鞋子硬扔上床!老蛇找不着北,不知去向。苹果一人静静上网。东莱月亮掐蛇儿和我打了一晚上拖拉机,输得我是七窍生烟,似癫似狂!

 

初八 喋血威海(下)

 


    见势不妙,三十六计走为上!一早,海盗就拖着一个重创的身和一颗破碎的胃,依依惜别了我们,踏上了归途。

    蛇哥带我们几个去游刘公岛,高高兴兴走到港口,居然没有轮渡!一个牌子竖在那儿:海况不好,暂时关闭。我们看看海面,风平浪静的呀!怎么海况不好了?!俺和老虎闷闷不乐,月亮逗我们说:发个小舢板给你们,划着去吧?笑不出来,出不了海真是不开心。

    威海的商场啊餐馆啊招牌几乎都是中文加韩文,看来这儿离韩国挺近。韩文太古怪了,或左或右或上或下,总是有一圆圈,如果阿Q来写岂不得累死?市里很多大型广告都是蛇哥承制的。好威风啊!

    老虎想去逛逛街,买点韩国时装,我们也认为只好如此了,蛇哥无奈,只好陪太子攻书,逛商场!接连走了几家商场都关门闭户,再走还是如此,快把半个威海市逛遍了,月亮捏紧钵大的拳头,恶狠狠地说:再去一家,还不开门,就把老车揍一顿!立刻得到大家的首肯。老车可能听到了大家合谋暗算他,慌慌张张决定不逛街了,哈咖啡去也!

    在优雅的环境中哈完了咖啡,老车约的几个朋友来了,我们一同前往威海最高最豪华的酒店填肚子。我和月亮老虎上了一朋友的车,只见一警服扔在车后座上,月亮脸色陡变:怎么?!老车要把我们送局子?不就白吃了他一顿么?!只差没大喊“冤枉啊!大老爷!”。

    俯瞰威海市容,看下面小小的房子小小的车辆,有点眩晕的感觉。闲话少说,开饭!

    又是满满坐了一桌,又是满满一桌好菜,又有螃蟹和虾!我头都大了,这一路这几天我吃的螃蟹都快赶上几年吃的了!热情的山东人让我一路在跟螃蟹的蚶子搏斗。

     老蛇请了四个高手助拳,个个长得是气宇轩昂,墩墩实实,跟老车不可同日而语,倒都象挺能哈的,让我倒吸一口凉气。老蛇一一做了介绍,都是些头头脑脑啊,还有个外号叫司令!够大的官吧!(那大兵算什么?!呵呵,没把总舵主放在眼里)其中有三个都是来坛子头亏的。哼哼,蛇哥一定以断交友谊来威胁他们不可以上坛,否则自己分坛主地位难保。可能被老蛇逼着看过那期侃球时间,几人都认识东莱,也终于见到了东莱口中的苹果,表示了久仰之意。王MM的吸引力看来还不错,露脸的都成了山东小有名气的人啦!

    今天哈酒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啊!老蛇和老虎比较雅,决定哈出点诗意来,于是让温了花雕,我也只好哈了这个。月亮一人来白的,东莱和苹果哈的葡萄酒(开始想哈可乐,被话噎得换了酒),那四位有两位滴酒不沾,其他的哈了啤的。

    跟昨天的规矩差不多,也分几陪,不过因为月亮哈了白的,认为不公平,于是他哈一杯白的,俺们花雕得哈三杯,啤的得哈六杯!葡萄酒的兑率俺忘了。反正都是苦不堪言。哈花雕的闲情逸致一点也无了,个个做牛饮状,很快大家又都是糊里糊涂的了。

    怎么散的记不清了,晕晕乎乎的感觉很好,我和老虎缠着老蛇去逛街。月亮和苹果扶着东莱先去安歇了。歪歪倒倒地走了几家店铺,我们也不知道逛了些啥乱七八糟的,脑子里的印象就象是看王家卫的《重庆森林》那样恍惚跳跃。老虎胡乱买了一个包,我们嘻嘻哈哈又回酒店休息了。老蛇神出鬼没,又是不知去向。

    蒙头大睡后起来,老虎看着买的包大惊失色:这是我买的吗?这么难看!恨不得当即就扔出窗外。

    晚上老蛇请大家到海边的一家很宰人(掐蛇儿语)的海鲜酒楼,饱饱地吃了东西,草草地哈了点酒了事。只掐蛇儿因为晚到被罚了几杯。

    晚上老蛇老虎月亮掐蛇儿打“保皇”,老虎头一回打就赢了钱,老蛇现金输得精光,怎么回的家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初九 回马枪

 


    不仅负担这三拨人的吃宿,还被他们赢了钱,而且糊里糊涂丢了新买的掌上电脑,几重打击令老车悲痛欲绝,倒床不起,在心里默默打着小算盘,计算着几笔可观的广告费又付之东流了。(哈哈,在此谢谢车哥的热情款待了)

    闻知老车宿醉未醒不能来送我们了,没有向车哥亲自道谢和告别,都是心中怅然,多可爱的老蛇啊----------对人无所求,给人的却是极好的东西!

    老虎和苹果拥抱了又拥抱,大家都真是舍不得就此分手,坐在车上还不停地挥手,想把这一刻铭记在心里。

    就要杀回济南,去见敬爱的总舵主了,俺一颗小心砰砰乱跳,激动万分!听说浪子偏锋CJ等都回来了,总舵现在是人才济济,兵强马壮,一场声势浩大的腐败就要开始了!

    下车最先见到的是CJ。早听说CJ是坛子帅哥中的NO.1,果不其然!……(此处略去描述200字)怪不得LP管得严!远处站着总舵主,一脸英气,丹凤眼笑眯眯,恩来一样倒叉着腰,亲切接见了我们,一阵阵暖流心中激荡!

    进屋已是一大堆人,独自、一笑,还有久仰大名的浪子。浪子虽不象他自吹的白衣胜雪剑气无形,但自有一股卓尔不群的气质,令人折服。部长戴着墨镜,翩翩而来,酷毙了,帅呆了!取下墨镜,哈哈,两只熊猫眼!原来是遮丑啊,俺还以为部长加入黑社会了!偏锋来得稍晚,被老虎一声:偏锋啊!叫得众人心尖儿乱颤。小偏棱角分明,一看就是一小男子汉。月亮带着一个小兄弟,为表示对总舵主的忠心耿耿,坐在了副陪的位子上。

    兵哥说春节前他就被熬干了,俺和老虎来只能哈点骨头汤了。可这哪是一般的骨头汤啊!弄得俺和老虎真是觉得受之有愧。俺们又没为坛子做出什么贡献,就是贪玩来搞串联,大家对俺们这么好,真是前生修来的福气!

    螃蟹!又见螃蟹!还是大闸蟹!天……我不禁呻吟一声,又要跟螃蟹搏斗……

    茅台酒,好香啊……浪子闻着已经显出薰薰然的表情……

    兵哥虽腰伤初愈,仍然陪俺和老虎喝了几杯,在大家心目中,兵哥有点儿严肃,不怒自威,所以兵哥尽管非常和气,月亮独自这些小子也不敢象第一天那么胡闹,大家都没敢灌酒,月亮绘声绘色,连比带划,汇报了俺们的各分舵腐败情况,大兵不动声色,微微颔首。

    部长前两天哈高了,今天正处在后悔期,坚决不哈酒,结果被老虎拍了个体无完肤,连眼袋也成其话柄,其后部长一直闷头不怎么说话,表面看是在低头认罪,内心一定在酝酿码块大砖拍拍谁来撒撒这气儿。

    高潮时分出现在老虎敬浪子酒的时候,浪子显出英雄本色,用自己的矿泉水强换了老虎的酒,一饮而尽,掌声响起来,浪子负手而立,面向杯盘狼藉的饭桌,只觉得天下舍我其谁。

    这顿饭除了合影的时候出现了小骚乱外,其他时间,兵哥很好地控制了节奏和局势,并在喝光了五瓶茅台后适时地结束了这场腐败活动,充分体现出了一个领导大敌当前时的镇定和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让第二三代领导人望尘莫及,肃然起敬!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Archiver|齐鲁足坛--齐鲁球迷的根据地 ( 鲁ICP备05030545 )

GMT+8, 2017-12-17 10:24 , Processed in 0.06828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QiLuzutan.com!

© 2005-2012 QiLuzutan.com.

回顶部

百度推广|葡京赌场|博狗博彩网|葡京赌场|网上赌博|体育竞技|游戏竞技|游戏竞技|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

百度联盟||澳门百家乐网址|澳门真人赌场|dafa888|k7娱乐场|博狗亚洲官网|全讯网|百家乐规则